天气预报:
大年初一长寿面
【发布日期:2017年02月06日 09:07】 【字体显示:     】 【阅读:次】

梅花点点辞猴岁,炮竹声声迎鸡年。鞭炮吵闹了一夜,稀稀落落的余兴依然不减。
  那年大年初一,我起得特别地早,一直跟着母亲背后,等待吃她做的长寿面。在我家乡莆田,大年初一的人工手制线面是一年中最美味的面,虽然只是线面,但另外还有油炸花生米、油炒紫菜条、油炸排骨、摊鸡蛋、香菇、蛏干、虾米、豌豆、韭菜等做配料。关于大年初一吃线面的来历,作为文化人的三叔曾告诉儿时的我,“初一早”吃面是我们老祖宗的传统习俗。他说,线面很长,也很细。细意味着瘦,“瘦”与“寿”谐音,其寓意就是“长长久久”,预祝寿长百岁,这也是我国许多地方过年的一项重要习俗。
  大年初一的长寿面并非挂面一锅煮。制作一碗具有莆田特色的好吃线面,还是很有究竟的。线面是母亲数天前用小麦到邻村梅岭去换回来的,下锅前就会散发出淡淡的咸味和麦香。个头刚过灶台的我情不自禁闻了又闻……锅里的水,随着我卖力的烧火翻滚起来,等到蒸汽稳稳地将锅盖托起,约莫几分钟的光景,之前笔挺的线面在锅里变得柔韧起来,直到面色泛白,母亲用筷子将线面搅了搅,便叫我熄火。接下来,她又让我把小灶里的火点燃,她又是炒花生,又是烤紫菜,然后炒豌豆,再炒韭菜,再把泡好的香菇、蛏干、虾米等佐料,和除夕夜遗预留下来的鸡汤一切烧开,顿时,整个厨房里充满着浓浓的香气,惹得我不停地往肚子里咽口水。母亲把炒香的韭菜摊在备好的白瓷豌里,再把大锅里的线面捞进去,并且将过年时炸过油豆腐的花生油,淋到晶莹剔透的线面上。这时,又有一股扑鼻的香味打动我的味蕾。母亲看我的馋样,又说:“快好了!快好了!马上就好了。”母亲一边浇汤,一边搅面,然后,再佐之以鸡蛋丝、油炸花生米、油炸排骨、油炒紫菜条、香菇、蛏干、虾米、豌豆、葱花、香菜等配料,点缀到每个碗的线面上。那各色各样的食料,一碗大吉大利的长寿面,令人眼花缭乱,简直像盆花一样漂亮。
  当年吃面的场景,我至今依然历历在目:我先把“点心面”(莆仙人把盖在线面上的配料称之为点心面)吃去一半后,再小心翼翼地将线面在筷子上绕上几圈,然后双手合力将面条举过头顶,任由其长长短短地晃荡着,等面条晃到嘴边便连忙张口接住……当脍炙人口的线面吃到一半,便冒出一股韭菜的清香。再往下挑,一节节青青绿绿的韭菜跃然出现。母亲说,之所以把韭菜摊在豌底,有两重意思,一个寓意是“四季常青”;一个是给吃面的人解解腻……就这样,在愉悦中吃完了那碗长寿面。
  平日里,满大街的小吃店各种面条应有尽有,可就是吃不上像大年初一那样色香味俱全的“长寿面”。不过,您要是到亲戚朋友家里去做客,热情好客的莆田人,必定会煮出一大碗像大年初一的“长寿面”,热情招待您。按照过去莆田的习俗,不管你能吃完或者吃不完这一大碗面,或多或少都得留一些,以表示“今后我还会再来的。”现在,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个人卫生的讲究,这种习俗已不复存在。
  自从出来参加工作以后,基本就没有品尝到母亲做过的大年初一“长寿面”。丁酉年正月“初一早”,我与妻子将按照母亲当年制作“长寿面”的方法,给孩子们一个“惊喜”,让儿孙与我们莆田人共同体验那种浓浓的乡情。(蔡柔远)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