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
记忆中的汤圆
【发布日期:2018年12月25日 10:14】 【来源:莆田晚报】 【责任编辑:林怀义】 【字体显示:     】 【阅读:次】

“冬至霜,月娘光,枫叶红,圆仔捧” 这是一直流传在家乡的冬至民谣,不知不觉中一年一度的冬至又到了。

冬至是24节气之一,也是家乡的一个比较重要的传统节日。小时候,在节日来临的前几天,家家户户就开始忙着做过节的准备,红团是必不可少的,汤圆更是必搓的,还有海蛎饼也是要煎的,有的人家油锅里也提前奏响“叽叽喳喳”油炸食品交响曲。

大院内的石磨也在忙了,起早的东家大娘刚磨完糯米浆;西家的媳妇又紧跟上了;南家,北家只能排队等候。屋檐的石臼捣米的声音更是此起彼落。做汤圆的原料是糯米,要提前一天把米浸软,再用石臼捣碎,用竹筛筛出细小的粉状,待到冬至前夜时再搓。

过冬至仅次于过年,冬至的前一个晚上叫“冬至瞑”,就是一个小团圆节,出门在外的人都会尽量赶回家与家人相聚。

乡下老家,冬至的前一天下午,每家每户要先做好祭天拜祖的仪式,结过婚的女人换好红衣服,在自家祖宗的牌位前,摆放备好的各种供品,祭拜、祈福完毕,燃放鞭炮。

“冬至瞑”全家的围在灶台边,当家人拿出冬至前碾好的糯米粉和上适量的水,用力揉成团,再扯成许多小块,置于簸箕中。一家人围坐成一圈开始“搓圆子”。“圆子”的大部分是圆的,但是也可以捏各种不同的形状,如金元宝、舂米工具和小狗等形状。捏金元宝和金钱饼(银元),祈求财源广进;捏舂米杵和舂米臼,祈求五谷丰登;捏猪羊,寓意六畜兴旺等等。部分还要染上红色。簸箕中要放一对桔子,寓意来年吉祥平安。最后要在中间摆一束新的红筷子,一排老姜,一张用红色纸剪贴成的“圆子花”的纸花。纸花造型别致,中间是一对用纸剪成的“小孩儿”。 “小孩儿”的头上有官帽,下方为隆起的金元宝,象征财丁贵齐发。

排满圆子的簸箕就放在灶台边,点上一对蜡烛,彻夜通亮。这天晚上只能说吉祥的话,但是有人管不止嘴巴,说了不该说的话,大人当场受白眼,小孩则免不了受一顿臭打。有一次堂弟在“冬至瞑”搓汤圆时无意地说出了一句:“妈,你看墙角有只大老鼠”。第二年,他家楼上所有藏粮的地方都“被老鼠光顾”,连衣柜里的衣服也不能幸免,损失惨重。

第二天早上是“冬至早”。当家的起早用给全家人煮好昨晚搓好的汤圆。一碗碗热气腾腾的汤圆里总会撤下一些炒好并碾碎的花生或芝麻,再在上面加适量白沙糖,飘着一股生姜的香味。冬至那天,天气越冷吃起来越有味道。

要是有人感冒,吃了冬至的汤圆,病情总会减轻或消失,所以经常流鼻涕的小孩子总会被大人劝说要多吃。

大人会特地留出一小碗煮熟的汤圆,贴在大门的门环上、窗台旁、房子周边的树枝上。这是我们村特有的习俗。传说,很久以前我们村里有户人家,结婚三年后出去经商,一直就没回过家。家里婆媳不和,媳妇愤而离家,婆家一家人以为是回了百里之外的娘家,就不去寻回。三年后男的回家了,赶到了岳父母家,方知妻子竟然没回娘家。

这时双方的家长才开始着急了,可方圆百里之内山高林茂,媳妇是迷路了?被野兽吃了?还是被人拐走了?生死未卜。所有亲人沿山寻找。一个月之后终于有了眉目,一个放牛的老者告诉他们,最近几年山上出现个野人。一家人将信将疑上山,终于在一个草房子旁遇上了。只见野人头发蓬乱,衣不裹体,见人就逃,模样有点像妻子。时至冬至,男人看到有人带着汤圆上山,突然想起这是妻子最爱吃的食品,于是灵机一动,就在草房子前放上一小碗汤圆,并躲在树后观察。几个时辰之后,野人回来了,看到了汤圆不假思索用手抓了就吃。在附近埋伏的男人大喜过望,此人就是妻子,立即让随人把汤圆全拿出来,每隔一段距离的树粘上一个汤圆,一直粘到男人家门栓上。野人一路吃,一路走,毫无警戒地一直跟到家里,毫无戒心地进了屋,桌子上还有一大碗呢,早已候在门旁的家人立刻把门关上了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教化,野人也渐渐地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,一家人就这样团圆了。

于是村里人更愿意相信,贴上门环上的汤圆就是预示着团圆的美好愿望总能实现。

吃完汤圆,便是举家出动去扫墓了。

住在城镇的我,已经几十年没再体验过冬至的那种气氛。傍晚时分,窗外传来的阵阵鞭炮才提醒了妻子,今晚已是“冬至瞑”,匆匆地赶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点早已碾好的米粉,在大厅里开着视频和远在深圳工作的女儿边聊天边搓“圆子”,而我却在书房的电脑前打下了这段文字。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