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
瓜影流年
【发布日期:2019年11月11日 14:54】 【来源:仙游今报】 【责任编辑:林怀义】 【字体显示:     】 【阅读:次】 【作者:岳蕾香】

 

刨地瓜(图片来自网络)

白露敲板栗,霜降刨地瓜。

节气一声吆喝,村庄都忙乎了。女人们蹲着跪着割薯藤,一垄垄的土埂便裸露出来,地瓜像顽皮的孩子撑破了土,从裂缝里挤出眉眼,好奇地往地面上瞧。对准膨胀出裂纹的垄土,男人们抡起手中的锄头,几锄下去,垄土松动裂开,弯腰低头,扒拉几下,拽着短短的薯藤,轻轻一拉,嘟噜噜,带出五六个大大小小的地瓜。胖墩墩的,圆溜溜的,瘦巴巴的……形状不一,形象可爱。白皮的鲜灵,暗红色的呆萌,带点浅浅的泥土,潮潮的,特别鲜亮。风从田野上凉凉地吹来,阳光懒懒地挪着,锄头欢乐地飞舞着,一窝窝地瓜从地里冒出来,蹦着跳着与天日相会,一片喜气丰收的图景。

秋天真是一个忙碌的季节,忙中也有快乐。大人们自有收获的心情,孩子们田间走来走去,一会儿把薯藤拢在一起,一会儿一垄一垄跳来跳去地捡地瓜,也别有乐趣。还会从薯藤上择下枝叶,留下叶柄和茎,左折一下,右折一下,每截相隔1-2厘米,轻轻一拉,薄薄的茎皮相连,只一会儿,一条“翡翠链子”就成了。和伙伴们想方设法地把“链子”挂在耳朵上、围在脖子上、绕在手臂上,美美地妆扮自己,将心里的花儿,朵朵开到脸上去。阳光的热度升高了,刨好的地瓜晒足了日光浴,大人就不再容许孩子们贪玩了。这时候孩子得专心地捋去地瓜上的浮土,掐藤去须,把大的、完好无损的先装进筐子里。这活儿单调重复,裸露的皮肤又被晒得火辣辣地疼,收获的乐趣孩子们是体会不到,然而看看手下精心挑选的“瓜兄瓜弟”越来越多,心里还是很满足的。再看看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亲,一身汗湿淋淋,一粒汗珠摔成八瓣,便愧疚得收敛玩性,专心地干起活来。一专注做事,身上的“薯叶链子”就磕磕绊绊,碍手碍脚的,很不灵便。这薯田给我的身教是,日后总是不善修饰,素颜朝天,无“链”一身轻地行走人世。

收集担回家的地瓜,皮相好的先储存起来,个子小的,长得丑有裂缝的先果腹。看似无用的薯藤也要担回家,赶着鲜,择些好的薯叶撕去梗上的表皮,倒点油拍些蒜拌点盐,大火爆炒就是下饭的好菜。剩下的就给猪、牛吃,吃不了的就晒干储存起来,冬天可是牛儿的好饲料。此后的日子,地瓜隆重登场,占据了餐桌的主角。一口铁锅,一勺山泉水,将洗净的地瓜放入锅中大火烧,小火焖,晌午时分,村庄里流窜的都是地瓜浓郁的香味。袅袅烟气中,剥开皮,糯糯粉粉的,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,诱得人直咽口水,轻轻地咬上一口,软绵可口,甜而不腻,撑得小肚子滚圆滚圆的。荒年贫岁,焖地瓜的午餐,吃了一年又一年,薯香缭绕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最令人盼头的是“二月二”的“番薯起”,地瓜和糯米做成的美食。早春二月,阳气回升,大地解冻,春耕将始,一个“起”字和着春意隐隐,潜藏着乡人多少能说不能说的生活愿望,就像地瓜从春到秋,不在藤萝上招摇,不在枝头鲜艳,只是蛰伏在地里,默默地沉甸甸。

生活渐渐地有起色了,焖地瓜的午餐在我成长的岁月中渐行渐远,以至销声匿迹好长一段时间。那些经年瓜事就让它在岁月的暗河里潜流,不敢轻易去碰。冬日的街头,远远地逢着烤地瓜的香气,总由不得想起自称“天生地瓜命”的阿嬷。“地瓜有啥不好,头吃土,尾沾露,多干瘪的苗,给点土,浇点水,旺蓬蓬的,长得欢,瓜儿结得实”。七十多岁的老妪一边说着,一边从锅里拈起一个地瓜,烫得左右两手闪展腾挪,边吹气边递给我,那种烫不开的热乎和浓香从指尖蔓延到心里,给我的不仅是一份怀恋和感恩,还有一份辛酸。哪承想,在今后漫长的人生道上,出其不意接到的,尽是他人无情抛掷过来的“热山芋”。

烤地瓜(图片来自网络) 

岁月留下刻骨铭心的日子,打个饱嗝就满嘴地瓜味的时代特让人回味。地瓜好种易活产量高,省时省工省力,且不怕病虫灾害,被称为“救荒粮”,泽被苍生,惠济万民。《本草纲目拾遗》说,地瓜能补中、和血、暖胃、肥五脏。蒸、切、晒、收,充作粮食,称做薯粮,使人长寿少疾。柴米烟火的轮回中,地瓜、地瓜叶稀客一样又被人们拉回餐桌上,搭配出越来越“番薯起”的生活。

人间岁月,日新月异,快速发展的时代,带领每一个人在潮流中策马奔腾,只是“头吃土,尾沾露”的精神,还要得不?(岳蕾香)

 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