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
循着花香一路行
【发布日期:2020年01月06日 15:58】 【来源:本站原创】 【责任编辑:林怀义】 【字体显示:     】 【阅读:次】 【作者:岳蕾香】

 

完成书稿的整理收集,已是深秋。窗外,桂花香味一波一波地随风荡漾而来,时浓时淡,沁人心脾。桂花香影中,临窗远眺,天蓝气清,花繁树茂,仙游这座美丽的小城,诚如县名,美得神仙都在此盘桓留连。 

此刻,沉静安然,越来越觉得人是一株行旅花木。不定哪一阵风吹来,何时落地,生根发芽,抽枝长叶,都是未可卜,无可预测的。不是吗?从山村教师到招考下山工作,转行到机关单位上班,这一路的兜兜转转,不曾刻意谋划过,就像草木一样承受阳光雨露,努力使劲地生长着,虽不茁壮,却也不轻言放弃。一切自然而然,水到渠成一般。 

我本薄弱,人间百味亦尝,只是仍不能世事洞明。看过的风景,遇过的人事,美好与丑陋并存,藉着文字的指引,惟记取美好,时时鞭策我不敢辜负;至于那些丑陋的,在时光的长河里,痕迹漫淡时,也令我深知山重水复处,必有柳暗花明时。 

世间碌碌,人事繁繁琐琐,生活零零碎碎,令人疲惫不堪,而心需要一个归宁的地方。幸有文字,可落脚,可安放,四时清欢相守,不至于迷茫忧伤,惶恐无依。 

结缘文字,是一种宿命。很小的时候,父亲农事之余,手不释卷,孜孜以读,是最好的身教。这个在特定的年代,因“出身问题”而被勒令辍学的人,走过岁月的水流花开,唯一不变的是对文字的爱好,嗜读成瘾。父亲这一嗜好一生都被母亲指责为“不务正业”,时时被吐槽“除了看闲书,啥事也干不了”。殊不知,正是父亲这一癖好,我可以在如水的时光里找到安身立命的源头,找到我成长的细枝末节,我在雕花眠床上翻看小人书、仔细辨认雕花图案与书中情节契合的童年时光,以及我在雕花眠床上蚕食他搜集的图书:《古今全像小说》《红楼梦》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《人在天涯》《七剑下天山》《台港文学选刊》《福建青年》……如何一天天地痴迷在文字带来的世界里,沉醉不知归路。 

感谢我的农民父亲母亲,在精神物质都匮乏的年代,让我的童年、少年饱食无忧,快快乐乐。在他们的荫庇下,成长的我,不关心粮食和蔬菜,“一册在手消永日,一窗昏晓送流年”,岁月静好,莫过于此。父母对美好生活追求永不气馁的努力,他们骨子里的善良与忠厚、坚贞和隐忍,使我明白纵使生活不易、不美好,也因为有这些可贵的品质作衬景,再苍凉的人生都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和相遇的暖。美好的生活需要奋斗,生活的美好需要铭记感恩。生性木讷的我选择用文字来承担日子的记载、呼应生命中所遇的美好。 

读得多,写得少。诚如父母给予我万爱千恩,而我鲜有回报一样,写写停停,闲闲散散。自2002年在《莆田晚报》发表《野薏米珠》之后,一路跌跌撞撞,偶有作品发表在《莆田文学》《湄洲日报》《福建论坛》《福州日报》《福建乡土》和《财政文学》等报刊杂志,从地方到省级,在文字的道路上,随感而发,自得其乐,若即若离又一往情深。 

花在开,我在爱。没有宏伟志向,只是写点小文字,过些小日子,纯粹自娱。愿意在能够书写的时候尽量书写,写多少算多少,散淡随意,算是对岁月人情,故土风物中留存美好的回眸属意。收录书中的是这些年来的随笔所得,时间跨度久,可以看出我为文的成长过程,朝花夕拾,小女子情怀而已。五个系列,分别是:“故里清音”“岁月闲情”“草木流年”“相逢如歌”“仙韵芳华”。每一组篇章,各有它们的缘起和成文心路,我忠实地记录和编辑。岁月如歌,走进季节,遇见花开,那些美丽的人间情分,逆境中的奋起,困顿里的坚守,平常而真实的感动,都是烟火人生的体验,让我深深地着迷,沉沦。生养我的土地寸寸皆有故事,平平淡淡的深情闪现,触手可及而又遥去千里的人和事,滋养润泽我的生命。借文字以感恩,珍爱生命,知足快乐。 

生命中许多东西可遇不可求,有幸与许怀中教授有数面之缘,令我受益颇深。2012年初冬,应好友陈林红之邀,相陪许老回钟山老家。一路上,许老难掩病后愈复的兴奋,谈兴甚欢,特别在参观麦斜岩工农红军108团革命遗址时,他开心地说:“医生说,我只能在轮椅上度过,现在我不但能站起来,而且还登上了麦斜岩”。“我的家乡很漂亮。”,站在麦斜岩的土地上,许老不时地发出感叹,爱乡情浓尽在不尽地呢喃中。“古人说,云居十八狮,不说你不知。”,他热心地指点我们辨认深藏云居峰的石狮形状,讲述一些故园风物。我惊讶佩服许老对祖籍故园的亲切和熟稔,虽然他不曾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。他的儒雅随和,他对仙游文学爱好者的寄望之情让我时时想起。 

2014年8月,我参加福建省炎黄文化研究会和福建作家协会联合团“走进涵江”采风活动,再次与许老会面,深感荣幸。8月28日下午,许老乘空隙回仙游,在仙游县作协主席王斌等几位作家陪同下,驱车到我老家菜溪岩景区游览。同行张金湘、卢奇霞2位作家准备出书,请许老作序,许老欣然允之,在一旁陪同的我徒有羡鱼情。许老问我创作情况,若他日能出书,愿为我作序,长辈垂询,令我感激不已,也令我汗颜。虽忝为莆田市作协会员,生性疏懒,其时作品甚少,却也由此在心里种下一粒种子,并殷殷希望破土有时。这一路所遇的美好,所给予我花香和叶态,庇护和垂青,坚定了我在文字道路上的坚持。岁月不远,往昔如潮,且让我诚挚致敬:“许老,谢谢您”! 

感谢曾为我于曲径幽间,点拔引领过前行方向的亲朋好友。 

生逢知己,酒逢故交,棋逢对手,乃人世中一桩美好。感谢仙游作家协会,使我有了学习的平台;有不离不弃的师友;让我有倾诉和表达自己的机会;得到了真正的成长。 

人生有缘,总是散多聚少,岁月无期,终是有减无增。倏忽五年,于自然而言,不过是花开花落几度;于时光里行走的我们,已然各经风雨,少与人言。所幸日常安暖,长者康健,而我终亦有心香一瓣敬献岁月,一字一句,感念在心,伴着花香,向善,向上,勤勉。 

循着花香一路行。 

2019年11月5日 

 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