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
县司法局积极宣传《社区矫正法》
【发布日期:2020年06月28日 09:44】 【来源:本网讯】 【责任编辑:林怀义】 【字体显示:     】 【阅读:次】

仙游文明网6月28日讯(通讯员 蔡周英)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《社区矫正法》,提高社区矫正制度社会知晓率,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,6月23日,仙游县司法局联合市、县民政局及仙游团县委等单位,在仙游县鲤城街道木兰社区开展《社区矫正法》宣传活动 

活动现场,工作人员通过摆放宣传展板、设置咨询台、发放宣传册、宣传品等方式从“什么是社区矫正社区矫正的适用范围、执行地”等方面向过往群众宣传社区矫正法律知识,详细解答群众疑惑同时通过实际案例让群众更好理解社区矫正制度,呼吁大家关心身边人、身边事,更多地了解、支持社区矫正工作。 

此次活动共发放宣传300余份、宣传品200余份,解答群众法律咨询25人次,进一步增强了群众对社区矫正工作的认识,为《社区矫正法》的顺利实施营造了良好的法治氛围。 

仙游县司法局 供稿) 

¤另一则:

巧布妙解 曲径探幽 勇夺纠纷化解的最终胜利 

——菜溪乡山林权纠纷调解室化解一起案值30万山林纠纷纪实

  

全面聆听   明辨症结  

2019年11月22日,榜头镇村民陈某来到菜溪司法所,反映其与菜溪乡园宅村杨某因共同向园宅村委会承包山林存在纠纷,请求解决。菜溪乡山林权纠纷调解室立即介入调解,经耐心聆听,得知此纠纷属于山林承包经营期间经营费用认定纠纷,恰逢政府征地又增加了补偿款分配问题。之前纠纷已经过项目征地组多次调解,双方就费用认定及征地款分配问题争执不下。经分析查证,该纠纷主要存在两个问题:一是承包经营期费用认定问题,二是该纠纷山林仍有14年承包经营权如何延续问题。杨某方想要继续承包经营却无法接收陈某方的股份,而陈某方想要按原有股份各自分开经营或全部转让。  

绕过泥沼   柳暗花明  

经查,之前调解的重点放在第一个问题,当事人双方就经营期间产生的费用认定方面存在分歧,杨某方提起曾支出施肥、割草等原材料和人工费用,以及为申请上级补助的扩穴人工、农药与青苗等费用,陈某方提起曾支出购买肥料和割草机等费用。只要调解员一介入,双方就为相关费用问题吵得不可开交,导致调解无法深入开展。因此,调解员决定转变思路,绕过第一个问题,直接谈第二个问题。经过调解员跟当事人双方及林业部门人员的多次交流论证,逐一排除不合理的方案,最终找到一个当事人双方原则上同意的初步方案,即由杨某方寻找新合作方将陈某对纠纷山林的经营权股份买断,该山林剩下的承包经营权由杨某方与新合作方共同所有。至此,调解突破口初现。   

牛刀小试  初得小胜 

2020年1月12日,为了双方当事人便利通行,调解员将协调地点设在县城一司法鉴定所内。当事人双方一见面就开撕,原有的亲戚关系(陈某为杨某妻舅)变成了敌对关系。调解员立即制止,并从双方的亲戚关系入手,分析情与理,钱与情的关系,双方表示赞同,调解得以正式开始。纠纷双方与新合作方就该山林的价值进行评估,由菜溪林业站站长进行参谋,提出专业的意见,调解朝着既定的目标方向稳步推进。最终,由陈某方提出总价40万元的初步价格,新合作方表示因部分股东外出未归,拟于春节期间与股东们就此价格进行探讨,各方商定明年正月十六再次进行会面商讨。之后,陈某方重提之前征地补偿款事宜,调解员根据当事人双方的心里承受度,提出了由杨某先行支付陈某三万元现金的建议,双方表示同意并于当天晚上予以兑现。至此,调解胜利的曙光初露。   

抛试金石  一探究竟   

受疫情影响,当事人三方于2020年5月28日再次集中到县城进行协商,三方就纠纷山林剩下14年的承包经营价值进行论证,由于掺和了之前承包经营期间经营费用认定及征地补偿款分配问题,三方的思路久久难以统一。 俗话说“事不辩不清、理不辩不明”,调解员待三方争论得差不多时,出面制止,提出此事较为复杂,时间久、过程难以求证、合作方又多,处理起来宜粗不宜细,需快刀斩乱麻,并要求当事人三方就山林总价进行新一轮的出价,其它细节不必计较。对此,陈某方提出总价35万元,新合作方提出25万元。经调解员逐步协商调停,陈某方降到33万元,新合作方升到28.5万元,而且双方意见都很坚决,似乎没有退让空间。为此,调解员根据对事件的总体判断,抛出了一个中间价31.5万元,并向各方施压,如果接受这个价,再找我们谈,此事调解暂告一段落。至此,当事人三方各自回去就此价进行细思长考,调解工作得以无声推进悄悄升华。   

审时度势  一锤定音 

在调解员抛出31.5万元的中间价后,当事人各方均有联系调解员,口气虽有变软,但与理想的结果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经酝酿研判时机业已成熟,2020年6月13日,调解员组织当事人各方到县城进行最终决调。最新的形势是陈某方接受了31.5万元的价格,新合作方只肯让步到29.5万元。通过对各方心理的深层分析,调解员决定主攻陈某方,将价格压至30万元,并提醒说“一千不如八百现”,今天要是调解不成恐要进入欠拖不决的局面,对你方极为不利。陈某方心理防线开始松动,但仍不肯接受30万元的价格。对此,调解员单独约谈杨平淙方,劝其作为新旧山林承包经营均有参与的一方,应作出一些促进事情解决的积极贡献,要求其在30万元的合同价之外另付2000元给陈某方,其表示同意。之后,调解员集中三方当事人,强势抛出30万元的一口价,旧合作方表示同意,新合作方表示给多次倾力化解的调解员一个面子同意这个价格,调解员立即就三方当事人一致同意的约定条款拟订一份协议,当事人三方草签了协议,并约定下周一(2020年6月15日)签订正式合同,并支付转让费用。2020年6月15日,合同如期签订,之前经营费用及赔偿款纠纷在调解员看似轻描淡写的规劝下,用杨某方本来要额外付的2000元予以平衡,双方当事人在调解员的半推半就之中不再存在异议。

至此,该山林纠纷调解工作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(县司法局 供稿)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